和棗子

和棗子(15)-沉迷nqrse桑的歌聲無法自拔-會考戰士-文筆糟糕-更新不定期

【夜鴉同人】Warm

心血來潮碼了一波
瞎掰預警
-
很吵……很冷……

身子宛如浸泡在冰冷的池水中已久,四肢毫無感覺,彷彿不再是自己的。

柯羅跪坐在十字路上,細小尖銳的石碎顆粒緊壓在腿上的感覺不是很好,不時帶給他些微的疼痛感。

他環抱著手臂,連他自己都感到訝異的正輕微顫抖著。映入眼簾的視野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但他依舊能感受到四周的光線正在閃爍著,有如路邊壞了的燈泡,一閃一閃的在夜中不安地蠢蠢欲動。

柯羅試圖睜大雙眼,但後果即是一股強烈的疼痛感敲擊向腦袋,震耳欲聾的聲響竄入耳中。他的眉頭緊皺著,面色蒼白唇上毫無血色。

好不容易逮到的喪主使魔在他不注意時給逃了,那隻使魔在掙脫柯羅的掌控後還施了一些有的沒的法術,接著把他拖進河裡。那些小伎倆讓柯羅上岸後始終無法回復狀態。

很暈……很吵……冷……

對柯羅來說,這唯一一個好處大概是耳邊似乎想震破耳膜的嗡嗡聲蓋過了肚子裡的聲音……這大概是苦中作樂吧。

「——羅!」

啊啊,他聽見了。柯羅緊閉著眼,環抱著手臂的力道不自覺加大,遠處的叫喚聲越發清晰。

「——柯羅!」

聽見了啦王八蛋。那個人的聲音總是那麼響亮,即使是身處於黑暗中的他,總會被那道燦金色的身影吸引。

柯羅的嘴角勾起淺淺的、不容易發覺的弧度,即使只是這個小小的舉動依舊讓他頭疼的很。他艱難地抬頭,半瞇著漂亮的紅瞳,模糊的視野中那個人的髮絲亮麗的刺眼。

「王八——」

「柯羅……」萊特跑來柯羅身邊,他輕輕的撫上他的肩膀,平時堆滿笑容的俊容此刻染上了惶恐與不安。「你沒事吧?」

「……嗯。」大概。柯羅的回答有氣無力,他感覺到全身的力量正在被抽走。

萊特微微地皺眉,「你的身子冷冰冰的……沒事才有鬼。」

「吵死了……」柯羅語畢後,他那張血色盡失的唇辦便再也沒張開過。

萊特看了眼柯羅的身子,又抬頭望了下四周,一道深色的水痕從河邊延伸到柯羅所在的位置。他起身,在不遠處撿起柯羅的黑大衣,將其蓋在柯羅身上。

「萊特……!」不久,丹鹿從後方追來,喘著氣的同時瞥了眼萊特身旁的人,愣了一下開口,「柯羅……他還好嗎?」

「嗯……很好……?也不是很好吧?」

「算了,你留在這裡照顧他。我和榭汀去追那個混帳。」萊特明白丹鹿口中的混帳是指誰。「喂!後面的那個跑快點!」丹鹿朝著後頭吼叫,隨後頭也不回地向前狂奔。

「……我要跟你們說幾次,我穿的是皮鞋,小老鼠。」榭汀在後頭慢悠悠的走過來,瞥了柯羅一眼後跟上丹鹿。

「……小烏鴉就交給你了。」他輕聲地丟下這句話。「等等我啊,鹿鹿老鼠。」

萊特看著榭汀的背影笑了,隨後低頭看了眼支撐不住身體而倒在自己懷裡的柯羅。他閉著眼睛皺著眉頭,渾身依舊止不住地顫抖,剛泡過河水的身體冰冷如死屍。

萊特愣了幾秒,接著伸出雙手碰上柯羅的肩膀和後背,將他拉向自己攬入懷中。

如果柯羅此刻是清醒的,大概會送他一拳或丟給他一掌心的火光吧。萊特苦笑,感受到懷中的顫抖將手收得更緊了些。

「沒事沒事,我在這裡。」萊特低語,雖然他不知道柯羅聽不聽得到。

臉硬是被埋入對方胸口的柯羅有些不滿,但礙於他此刻的體力為0什麼都沒辦法做,要不然他可能會直接把萊特扔到河裡和裡頭的水蛇接吻。

他在心裡嘆了口氣,並訝異著。

萊特的懷抱很溫暖,體溫傳到柯羅身上。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自己的督導教士擁抱,他也從未知道除了母親,人的體溫能如此地令人眷戀。

意識彷彿在虛空中載浮載沉,睏倦感襲上腦袋。柯羅索性閉上眼,任由萊特攬著自己,放任自己沉醉於對方給予的溫度,並墮入無夢的睡眠中。

隔日,丹鹿和榭汀成功地回收了無主使魔正向約書報告,而萊特也因為昨晚的事此刻正跪著、猛磕頭向坐在辦公桌上一臉不悅的柯羅謝罪。

END
-
爆字數爆字數~
瞎掰掰得很爽

【妖馆同人】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发生在房间的故事

小学生文笔 OOC
奎萨尔&封平澜 大概无cp向?
很蠢 很傻 慎入
-
深夜十分,稀疏的鸟鸣声凸显夜晚的静谧。雪白的洋楼此刻灯光全息,走廊上只有被隐隐约约从窗边投入的月光照耀着,安静的连希茉在房间打字的声音都听得见(×)。

墙角的黑影不安分的浮动着,向前拉出一道黑影,颀长的身影走出。

奎萨尔踩着安静无声的步伐步上三楼,他刚好看见从浴室走出的封平澜关掉浴室的灯,迈开沉重的步伐。他看见封平澜脸上明显的倦意。

奎萨尔站在楼梯前看着,只见封平澜打了个哈欠,并没有注意到他,随后来到房门前伸手转开门把……

等等,那不是他的房间吗?

奎萨尔皱眉,起步来到自己的房门口。他朝里头看去,刚好目睹封平澜成大字型‘砰’的倒在他床上的划面。

封平澜的面部朝下埋在被窝里,瘦小的身子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着。

「……」

奎萨尔走到他的床边,床上的人儿刚好翻了个身,乱发下的面容正对着奎萨尔。

眼皮底下厚重的黑眼圈说明了主人十分疲倦。此时的封平澜睡的很沉,同时也十分安稳。看起来就像几天没睡在现在终于能放松一下。

奎萨尔想起几天前封平澜来到保健室(骚扰)时巴啦巴啦讲的话。说是最近课业突然变得紧绷,一个新来的历史老师又出了一堆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的作业,因为这些那些的种种因素所以不能再常来奎萨尔这里跟男神卿卿我我了……后面省略千字。

当时奎萨尔皱着眉头,恨不得直接把人给轰出去。
在那之后封平澜出现在保健室的频率确实减少,少数跑来的几次都在跟他抱怨那个新来的历史老师佔了多少下课时间捲子发得多多口红涂的多深,乱七八糟的讲了一堆后附上一个很长的哈欠。

他这阵子真的没有睡好。

他听着少年平稳的呼吸声,忍住了伸手搓揉那颗湿漉漉的脑袋的冲动,奎萨尔叹了口气。

只要封平澜一出现,他既定的规划便会被打乱。

他将封平澜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将人送回属于他的房间。

奎萨尔离开前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封平澜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翻了个身后睡去。

\

清晨,一日的开端在冬犽的呼喊声中开始。

来到厨房的封平澜明显的非常有精神。冬犽看着从楼梯上跳下来,脸上堆满笑容的封平澜感到些微讶异。

昨天送宵夜到封平澜房里时,对方还皱着眉头飞速的转着笔跟试题上的历史题目战斗,冬犽露出苦笑。要不是他不了解人类历史,他早就一把抄起封平澜的作业帮他完成了。

「平澜,睡的好吗?」冬犽微笑,将一杯牛奶递给他。

「嗯!超好的超讚的没有比昨晚更棒的晚上了!」封平澜兴奋地对着冬犽大喊。

「呵呵,是吗?」

「喂,那是我的牛奶欸!」璁珑怒吼,但理所当然地被两人忽略。

「昨天晚上我梦到超——讚的事!我梦到奎萨尔抱我送入房间欸!!而且还是公主抱哦!公主抱欸!!」封平澜陶醉的捧着脸,「啊啊,好幸福,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该有多好~」

好死不死,昨夜那道颀长的人影刚好走下楼。

「啊!奎萨尔~我的小奎奎!来来来听我说听我说~」

「……滚。」

「别酱嘛~我知道你很爱我的~♡」

冬犽看着不远处骚扰人的人和被骚扰的人,勾起了嘴角。

今天的早晨也很和平呢(笑)。

END
-
和平呢,和平(点头)
话说妖魔懂人类历史吗w
反正我历史不好就是了╮(╯▽╰)╭

【夜鸦同人】無題

文笔糟糕 大写的OOC
改了下標題(9/11)
剧情鬼扯 别信
不合理性极多w
-
柯罗在高大的书柜间移动着,书香气不断地捲入鼻内,他踩着轻盈的步伐,左手时不时在书背间滑动,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错过那本长相(厚度)该死的书籍。

柯罗罕见地出现在灵郡市的市立图书馆中。灵郡市的图书馆佔地广大,收藏了几千年的历史、文化,还设有儿童阅览区供家长伴着孩童阅读。

女巫的存在着实不受欢迎,走到哪里都会被歧视。像柯罗一进图书馆大门时便被警卫和民众投以诧异的注目礼,越过图书馆柜台时那名女性馆员也同样投以饱含惊讶、畏惧及厌恶的眼神。

这也使得柯罗的臭脸上眉头深皱。

虽然他本就不这么在意人类的眼光是如何看待他的身分,但在那么多的注视下也使的长期处于黑暗的他或多或少有些不自在。

烦躁的对挡在自己面前却依旧颤抖得不停的女性馆员开口,只是帮自家教士拿个东西而已,如果连这样也要禁止那妳倒不如请他自己过来拿,我也很乐意。

妳以为我想来啊……!越过了依旧犹豫不已的女员工,柯罗在心底呐喊。

实际上,他并不是在帮王八……莱特拿东西,而是受到暹猫榭汀的委讬。

毕竟对方提出了不得了的条件,足以动摇夜鸦的条件。

“嘛……如果你肯帮忙的话,我倒是能让莱特在三小时之内不找你麻烦。”长相俊美的蓝色猫儿把玩着他的长发。

“成交。”没有丝毫犹豫,还记得自己下意识做成了决定,并无视了榭汀狡黠的微笑。

“那么请乌鸦先生帮我把清单上的东西拿来吧~”榭汀递给柯罗一张纸,后者稍微瞄一眼,发现上面写着大约五本书的名字,“哦,我用完之后还会请你帮我拿去还哦。”

他原本觉得没什么,毕竟只要摆脱那个王八……莱特小教士,他什么都愿意做,即使是短小的三小时(虽然他不知道榭汀要怎么做,但,管他的)。

即使强大如夜鸦也会有精神上无法承受的极限。
by 夜鸦柯罗

只是他现在又有点后悔,当初答应榭汀这个条件。
纸条上写的五本书名,皆是与药草或魔药制作相关的书籍。没什么问题,但重点是……

每一本,都像国中第五册理化讲义×3倍一样厚。(总之很厚就是了)

这好像是柯罗第二次感到如此头痛的时刻。

第一次理所当然是遇到贴心小教士莱特之时。

他在找到第一本时已深刻感受到来自书籍恶意的重量,于是他在找第二本的途中(很不要脸的)‘借用了’摆在书柜最前端或最后端的推车来用。

他还年轻,才17岁,他不希望自己的双手断在这种地方。

真不知道榭汀这臭猫又发现了什么连暹猫家都不知道的魔药还引发了该死的兴趣……

柯罗咒骂,同时发现有几个路人从身旁快速穿越。
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人挡路反而更容易完成任务。

他看了看纸条,不知不觉间只剩下最后一本《野生的致命花草03》没找着,他不禁皱眉,随后又松弛下来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他要有毒的小花小草做什么,如果能用在他的督导教士身上他很愿意帮榭汀找到它。

他耐着性子持续在高大的书柜间移动,推车发出极小的噪音,衬托了整间图书馆的静谧。

忽地,他停在一个书柜前,愣了愣,迅速检查了下排书柜后,抬起头,目光钉在高处的一本书上。

《野生的致命花草03》,那本厚重的书就这么该死的躺在大约2公尺高以上的那层。

柯罗黑着脸,死死盯着那本书,伸长了手勾不到,他又踮起了脚,还是勾不到。

……

他矮怪他啊!他也很无奈啊!

就在他踮起脚伸长手并发出挣扎的声音不知第几次时,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越过他,将书轻松的取下来。

他愣了愣,想说是哪个不要命的混蛋人类敢跟夜鸦抢书,一转头,熟悉的面孔和灿金色的短发映入眼帘。

「你……」王八蛋怎么会在这?!

「嗨!柯罗!」莱特兴奋的对柯罗猛挥手,「榭汀说你去图书馆有点久了,就叫我来找找你。真罕见啊~我的小柯罗竟然来了图书馆~」

柯罗回神,一把抄走莱特手上的书,怒目瞪视着陶醉中的莱特,「谁是你的啊?王八蛋!滚啦!」

「欸~不要这样嘛,人家那么好心过来找你~」

柯罗抬头看向高挂在图书馆墙壁上的时钟,他从下午3点接受榭汀的委讬,到现在已经5点半了。

夭寿哦,找五本书花掉了他两个半小时的时间?!

他瞄了眼莱特,随后迅速收回视线。

对方应该不知道他在图书馆待了多久,要是让他知道这大名鼎鼎的夜鸦柯罗为了五本书在图书馆耗了两个多小时,多么丢脸!

而且榭汀也没遵守约定!还有半个小时他不该见到莱特的!柯罗在心底已不甚好听的字眼辱骂对方N次。

「对了,柯罗!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莱特望进柯罗的黑瞳中,扬起嘴角,「丹鹿学长和榭汀邀请我们,他们知道有一家地点隐秘的餐厅,还准许女巫的进入哦!」

「走嘛走嘛,一起去吧!」他拉着柯罗的手臂,后者则看见莱特的眼瞳闪烁着兴奋灿烂的星子了。

柯罗皱着眉低头看了看那些书,又对上了莱特「没事这些就交给我吧」的眼神,啧了声。

好吧,下不为例。

而且他才不是因为对方期待的目光而答应,单纯是因为他刚好肚子饿罢了。

仅是如此。

END
-
現在寫同人對嗎(?)